Chinese Translations

Since many of my relatives do not speak English well, much less read or write English, I’ve asked a couple of native Chinese speaking friends to translate some of my writing into Chinese.  I will post those translations on this page as they become available.

 

死亡,我不懼怕你 (Death, I’m Not Afraid of You — Published August 23, 2013)

迄今我已讀過許多博客和留言板上的留言,並看了youtube上的不少視頻,都來自結腸癌患者。我很自然的想知道同樣處境的人們有什麼想法和感受,也許其中的智慧能給我以幫助。有些是意料之中的—享受你擁有的每一天,明確你為生命而戰斗的所有理由,保持樂觀,專心度過每一天—這些都是很好的角度。但是,除卻那些真正生命垂危的人,大家對死亡這個話題都採取聽而不聞的態度。

所以我想談談死亡。畢竟,大家之所以聚集在我周圍就是因為癌症可能帶來的死亡(非常真實的可能性,大小取決於你如何計算我的存活率)。我想談談死亡,因為它近在眼前。我不知道它有多近,但我清晰地感到它比我以前任何時候有意識覺察到的都近。我說“有意識”,因為我知道在我的潛意識中,也可以說在我的靈魂深處,我記得在我三歲時,在南中國海的汪洋中,我和其他300個人擠在一艘越南小漁船上,飢渴交加。也許如果你一度遭遇死亡而逃脫它的魔爪,再次與之相遇就不會再那麼害怕,即使你還小,都無法記得過去發生的事情。

但我並不認為那是我無懼死亡的主要原因。我無懼死亡,是因為即使它明天就到來,我也會平靜地向它伸出我的手,知道我已按自己的方式充享上天之賜。我曾在美如隔世的南極水域泛舟,也曾為馬丘比丘的神秘而迷醉。我與我終生的愛人在秋色迤邐的小山上一座美麗的石頭教堂共結連理。我也曾因摯愛的奶奶去世而深深悲悼。我跟我的哥哥姐姐以及數不清的表兄弟姐妹們—他們就如同我的親兄弟姐妹一樣—在悠長的夏天裡游泳,享受童年特別的快樂與孤獨。我的懷中有過兩個呱呱墜地的健康的寶貝。我在宿舍和狹小的紐約公寓中跟我的終身好友們高談愛情,歡笑直抵深夜。我也曾為成交額以億計的交易跟我聰穎無匹的同事們一起徹夜忙碌。我為自己37年的人世歷練而自豪。

自從我成為一個母親,我對死亡就產生了從所未有的畏懼。一個人乘地鐵時,我會想,要是列車因恐怖行動而爆炸怎麼辦?我的寶貝女兒們怎麼辦?我常常為這類可能性擔心。具有諷刺意味的是,自從死神派遣癌症來威脅我后,我不再有這樣的擔心了,因為我有來自家人、朋友甚至完完全全的陌生人的無與倫比的同情,愛和支持。我知道如果我因癌症而死去,Josh會勇敢的生活下去,他和支持我們的親友會代替我照顧、引導和教育我的女兒們。我信任Josh。我信任你們所有的人。而且我當然知道,即使不在人世了,我也會繼續保佑著Josh和我的寶貝們。

需要澄清的是,雖然我在討論死亡,這並不意味著我已向它屈服。即使我的全部支持者都說,你一定會戰勝它的,事實是並沒有人真正知道我是否真的會戰勝它。讓我們正視現實吧。許多人都建議說,別太擔心,往前看,專心過好每一天;而我卻發現,而且一直覺得,從大處著眼對我更有幫助。讓一個受致命疾病威脅的人不想到死亡是不現實的。即使假設我的身體對六個月的化療有所反應,而且之后我不再需要繼續治療或手術,我仍會在不確定的陰影下度過許多年,需要不斷去醫院做掃描、診斷性腹腔鏡,永久的擔心癌症會卷土重來。而當一個人對生和死都能從容應對時,有關生死的不確定性就不那麼難以忍受了。這就是我為什麼要向前看,同時對死亡進行思考。

我當然想活下去。我還想去格陵蘭坐狗拉雪橇,去加拉帕戈斯群島漫步於百歲海龜之間。我想跟Josh一起在我們托斯卡納的別墅裡華發漸生,慢慢變老。我想親眼看到Mia走向婚禮的聖壇,Belle從大學畢業。我想抱我的外孫、孫女,就像我曾把他們的媽媽們抱在懷中一樣。這些都是我的夢想。但我如今也清醒的認識到,沒有人能保証我的夢想會實現。

死亡,在我為生而搏斗時,聽我說。在你到來的時候,無論那是明天還是60年后,我都對你無所畏懼。如果我的時間到了,我會從容隨你而去,因為我知道我已按我的心願度過此生,而我身后的人們會一如既往地繼續下去,使我能夠為他們而驕傲。

 

我並未瘋狂 (I’m Not Crazy — Published August 21, 2013)

感謝各位迄今对我博客的支持。

我知道你們當中會有人,雖然認為寫博客是個好主意,但會覺得如此公開談論嚴重的疾病以及與之有關的一切完全是不可想像的。我知道你們當中會有人,就像我媽媽一樣,會覺得我瘋了(盡管你們不會這麼說),會覺得寫博客這個主意簡直糟透了。我媽媽會說,你要是想給孩子們留下一份記錄或者自己發泄一下,寫日記就好了。她會堅持說,生病是隱私,連家人都不該告訴。我說她“會說”,是因為我從沒有跟她談論過這個博客,隻是對她說,“告訴你一聲,我開了個博客,好及時向大家更新我的近況”(言下之意是,要是你的侄兒侄女或者完完全全的陌生人知道你女兒的情況,你可別吃驚)。我媽媽的反應是,“這…私事兒還是別跟別人說了。”哎…算了吧,媽。我知道她往下要說什麼,她還沒來得及說,我就結束了那次談話。

我媽媽從不讀英文讀物,所以不用擔心她會讀到這篇博客。為保護她的隱私,我不在此細述她得知我病情診斷時的反應。簡而言之,關於我的病情,她沒對她娘家的任何親戚說起,包括她的媽媽和兄弟姐妹們——而是我,把消息告知他們。我對此極度震驚—隻是很親近的家人而已,又不是向全世界廣播。

盡管我認為我媽媽之所以要對疾病進行保密,很大程度上是怕“丟面子”的文化因素在作祟,但我並不認為這是亞洲文化獨有的。我知道我丈夫生長的美國南方文化就有同樣的東西。不久以前,我跟我的公公說起這個話題,他也同意南方文化的確如此,但另一方面,他也認為這跟性別相關,男人們尤其會如此,因為他們想保持一種有力量的感覺。當然,性格內向的人也肯定會覺得我已經以及將要進行的公開發布令人難以接受。然而無論是文化,性別還是性格,我相信保密的動機源自對他人即將對自己作出的評判的終極恐懼以及對人性的懷疑。

既然我原可以寫日記,或者請別人幫忙更新我的近況,我為什麼非要寫這個博客呢?

因為,對我來說,選擇保密就意味著對癌症妥協。對我來說,與你們大家分享是我對癌症發起的戰爭的一部分。

最初剛剛得知診斷時,Josh和我無意之間作了一個決定,就是決不向朋友和家人隱瞞。我們說起癌症,一向直呼其名。記得我曾對我公公說,“是癌症。是什麼我們就叫它什麼,沒必要拐彎抹角。”威廉老爹(我一向都是這麼叫我公公的)笑了,說,“茱麗,你總是這麼直來直去。”了解我的人都知道這話說得有多正確。

我發現對我來說——強調一下,是對我一個人來說,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處世方式——把壞東西藏起來,無論是疾病還是別的什麼掙扎,隻能讓壞東西更強。打個流行文化的比方,就如同哈裡波特對伏地魔要堅決地直呼其名一樣。

但其實在癌症襲擊我之前,我已經對保密和公開大有心得。微弱的視力伴隨我長大,迫使我每天都要面對一個選擇,是假裝自己可以看見(這樣我就可以顯得像一個正常而完整的人),還是尋求幫助。嗯,要不要告訴老師他在黑板上寫的我根本看不見,或是問問那個陌生人我航班的登機口在哪兒?或者還是算了,但是這樣的話我就會誤了飛機?也許你不會相信,這種選擇常常很難做。但是我尋求幫助的次數越多,向我的老師,同輩以及陌生人承認我所謂的“軟弱”,我越意識到人們不會因此輕視我或認為我軟弱,相反,大家都很善良並且樂於幫助我。即使有人在心裡對我指指點點——那又怎樣呢?重要的是我在考試中得到好成績,或者是趕上我的航班。因此我每一次尋求幫助,我就是在戰勝我的先天缺陷。當我因我的缺陷而自慚形穢時,它就會變得更加強大而控制我的命運。

遺憾的是,憑我一個人的選擇很難征服癌症。癌症是一個更加陰險的敵人。但道理是一樣的。

也許你們其實都在心裡因我的軟弱看不起我,是我對你們過分有信心了。我媽媽會這麼說。她會說,我的樂觀主義很幼稚。但我從過去的視力缺陷和現在的癌症中得到的經驗卻告訴我,我媽媽和那些與她有同樣想法的人都錯了。

也許我有幼稚之處,但我並沒有發瘋。我隻是決心戰爭癌症這個病魔。如果對著全世界嘮叨我的私生活可以幫助我戰勝病魔,那何樂而不為呢?我希望癌症再也不要有那樣強大的力量,像在剛剛確診的那些日子裡,使我和我所愛的人被恐懼和絕望擊倒。我希望它隨著我寫下的每一個字變得更加萎頓和無力,無論我寫下的是歡樂或痛苦。謝謝你們,謝謝你們的閱讀以及傾聽,謝謝你們加入我的軍隊。跟我一起,繼續戰斗!

[插一句:你們當中可能有人不了解我的視力缺陷。那是一個很長的故事,本身就可以成為另外一篇博客的主題,因為它對我的影響至深。長話短說,我在越共控制時期的越南出生,患有先天性白內障。在初生的四年裡我完全失明。經過一個漫長的航程,我到達美國,之后做了手術。但因為治療已被拖宕,即使經過手術,我的視力仍然很微弱,從法律角度講我屬於失明一族。我從沒開過車,更別提打網球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